欢迎光临中国楹联教育杂志官方网站!  投稿信箱:zgyljyzzs@163.com  杂志留言 | 联系我们 | 高级搜索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对联理论界的尴尬
时间:2015-07-25 20:58 来源:http://www.hdylw.com.cn/bbs/fo 作者:刘可亮 点击:

 

  对联理论界,有着其自身的尴尬。

  为了撰写本书,笔者花了差不多两年的时间,耐心地了解了对联理论界的历史和现状,较为广泛地阅读了当今主流文章、研究了焦点问题。得出的结论是:自改革开放,特别是人类进入网络时代以来,对联理论界有成绩、有亮点、有突破,也很热闹,但总的态势与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要求还有较明显的不匹配。

  当然,对联理论界最核心的尴尬是:理论研究的方向性迷失和理论大厦“一柱难支”的窘况。具体来说,目前陷于以下尴尬,需要提请有识之士和有关方面,跳出庐山来宏观审视,以摆脱之。

  一、满足于经验性的总结

  总的来说,对联理论界篇章总量庞大,但比例不当。主要表现为,经验性总结式的小文章数量巨大,重复建设非常多,说来说去还是那一点对联的基本常识。此外,联评、联话也占据了较大的比例,立志于成为当代梁章钜者,不在少数。真正着眼于对联艺术规律的探索,有个人独到见解,于对联的实践与发展具有前瞻性、有广泛指导意义和促进作用的篇章,数量非常有限。

  有关对联类媒体的理论栏目,更多的也是着眼于启蒙与浅层的普及,经验和鉴赏层面的探讨。

  这不是一个领域的理论界良性状况应有的面貌。

  二、陶醉于自赏与抬杠之中

  对联创作于很多人属于业余爱好范畴,对联理论研究就更缺少肯下功夫的人了。实践了很多年,总结了一两个小豆腐块,局限于一隅而孤芳自赏者,不乏其人。我们不指摘这些人的生活态度和人生选择,但于对联理论界来说,队伍主要是这种状态,不是福音。

  当然,也有一批研究得颇深,肯下功夫的。可惜的是,文人相轻的毛病,在对联理论界尤为明显。当今对联理论界,除了少数几位理论家颇有建树,有独到贡献外,主要的基调,就是一群先生相互抬杠的局面。有的主动,有的被动;有的激进,有的谦恭,但语气和态度常常超出了正常学术探讨的范畴,“抬杠链”确实客观存在。

  这是个有碍楹联艺术发展的“链”。

  三、纠缠于形式要求之浅层

  对联作为一种文学体裁,其核心的价值追求应该是艺术性和思想性,理论界关注的核心也当在此。然而,正如刘太品先生在《湖湘楹联及其在对联发展史上的地位》的演讲中所概括,所感叹的:“这些年联界花了太多太多的精力在对联的形式要求上纠缠不休,未深入到创作手法的层面,更不用说思想内涵的层面了。这一点其实也是当代对联文化总体上的缺陷,当诗界都在讨论‘写什么’的时候,我们还纠结于‘怎么写’的层面,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滞后。”

  最令人称奇的是,这种浅层的纠缠,居然还没有一个真正意见一致的结果。

  四、迷失于古今理论之对接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对联理论界在“虚实死活”的传统字类对偶理论,和现代汉语语法学理论之间,徘徊已久。左冲右突,不知归路。

  人们发现,传统的“虚实死活”字类对偶理论过于“模糊和笼统”;基于语法学的“词性”和“结构”对偶理论又过于“精细”。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以“词性相同”“结构相同”为主要内容的“六相论”流行甚广,影响很大。但是,这种理想化的表述方式在古人灵活的实践面前显现出了明显的不适应性,遭到了联界较为广泛的反对。

  而今,处理方式尴尬得很。有人试图架通衔接“古今”的桥梁,但只能从经验层面打上一些 “补丁”。以“两个尽量一致”为核心价值观,现行《联律通则》采用的正是这种管标不管本的游离策略,弄得规则很复杂,连解释透彻都很难,更不要说指导实践了。

  到底路在何方?人们仍在探索中。

  五、犹疑于宽严之间

  人们很早认识到对联对于“对仗”与“声律”方面的追求不是严谨和死板的,而是有宽松的余地,有必要在“工”的基础上寻求变化。“对虽欲严,然意活泼而字不拘束。”;“对不属则枯,太属则板弱。”;“对联不是越工越好,宽严结合才是好。”;“对联妙在工与不工之间”。诸如此类的观点,并不鲜见。可奇怪的是:无论是创作、评判还是鉴赏方面,联界对于“工”的追求和把关,异常的严,严得近乎偏执。到底什么是“合适的宽”“艺术的宽”“科学的宽”,在价值的天平上,没有这个砝码。很多时候,“宽”实质上被看成了一种缺陷、一项短板、一个遗憾。多少作品因此而被抹杀。这真是联坛的怪现象。

  在规则的总结与制定方面,也存在类似的问题。又想要从严规定,又想包罗对联发展史上的诸多“宽”的行为,左右为难。由于没有找到真正的尺子,最终结果是:宽严不明,宽严皆误。

  六、局限于“一条腿走路”

  对联文体的特点,从明清、民国到当今联家的归结,无一例外落足于“对仗工整”和“声律协调”这两点上。中国楹联学会颁布的《联律通则》一开头就说:“楹联的基本特征是词语对仗和声律协调。”对联理论界的“单腿跳”,从萌芽到而今,已历千年。

  千百年来,只认识到对联的“对称”特征,理论界研究范围局限于“对称”,是毫无疑问的。人们对于对联“不对称”特征的认识,早有萌芽,但一直处于朦胧状态。关于这方面的研究,没有起步。相关的完整篇章,还从未见过。也就是说,对联理论的园圃,还有一半以上的土地,有待开垦。由于认识的片面,即使是已开垦的这一小半土地,“科学含量”也不高。

  前面诸多的尴尬,其根源在于“一条腿走路”的大尴尬!

  科学的表述应该是:对联文体的特点为“对仗工整”和“对仗破缺”的对立统一;“声律协调”和“声律波动”的对立统一。以此为基点而形成和发展科学的对联理论体系,方能如庖丁解牛,使一切迎刃而解。

 

(责任编辑:中国楹联教育)

中国楹联学会 |
Society of couplets |

中国楹联教育杂志  中国·北京
编辑部电话:010-68212557 13012939879 投稿信箱:zgyljyzzs@163.com 网址:http://www.zgyljy.cn

技术支持:天奇网络